找点闲事,滋养婚姻

发表时间:2020-03-12 10:45   热度:
  去广东出差,想起大学室友飞羽在佛山,上次见面还是3年前,她满脸怨气,说正闹离婚,但夫妻俩一起经营的瓷砖店不好分,所以一直拖着。我想着借机见个面,如果她心情依旧不好,老友相见说说心里话会舒坦一些吧。拨了电话,传来爽朗笑声,热情邀我去家中吃饭。相见后,却发现人家夫妻俩眉宇间满满的恩恩爱爱,哪还需要我安慰,羡煞还差不多。
  
  大大的实木餐桌边,飞羽给我砌了普洱,一边陪我聊天,一边和她老公有说有笑地准备食材,说要给我做来自袁枚《随园食单》上的2道佳肴。一道是鱼翅炒萝卜丝,鱼翅去掉上半截,留下半截,萝卜丝在土鸡汤中过几次,去掉青涩萝卜味。另一道很是神奇,叫做豆芽火腿丝,把豆芽切断,用锥子一点点镂空,再把切成银针样的火腿丝缓缓嵌进去。夫妻俩埋头忙着,不时向对方含笑展示自己的成果,偶尔头碰头精诚合作,口里说着袁枚轶事,和谐而欢喜。这样的佳肴自然是好吃的,里面有文化韵味,有浪漫爱情,有温暖婚姻的烟火味,夫妻倆一边劝我多吃,一边又商量着下次尝试李渔的醉蟹。
  
  饭后,飞羽陪我聊天,解释了从准离婚状态到现在恩爱的秘诀:找个闲趣一起玩,往深处玩,玩得越深越恩爱。
  
  研究古人菜谱,是飞羽和丈夫近几年来培养的一个共同闲趣。《闲情偶寄》《随园食单》《食宪鸿秘》《食经》《红楼梦》,等等。夫妻俩阅读、探讨、实践,根据古菜谱做出各种菜肴,还录视频,掌握的拿手菜多了,隔断时间请朋友们品鉴他们的手艺。看上去荒废了宝贵时间,实则瓷砖生意更好了,还成了古食谱美食家,夫妻双双参与地方电视台美食节目的录制,还喜滋滋当上了网剧的美食文化顾问。
  
  飞羽说,现在两人除了做生意,那真是有说不完的话,有时一方出差,在微信上还不忘探讨一下老食谱,一有时间就一起开车去全国各地找食材。新奇的探索与尝试是只属于夫妻俩的世界,其中的惊喜与意趣也只有彼此才懂,就这样成了轻松愉悦的玩伴、不可替代的爱人。
  
  我说,你怎么想到这么一个好方法来重养你们的爱情呢?她笑,说,戴老师教的啊。戴老师?我们的大学辅导员。
  
  那天,飞羽去戴老师家,看到戴老师和老公甜甜蜜蜜的样子,很是羡慕,忍不住埋怨起自己的婚姻。戴老师脱口而出建议道:“你们夫妻俩的生活不能只是你卖瓷砖他送货,那不是夫妻,是店长和小二,你们还得找点事情一起玩,做夫妻的日子长着呢,不找点事情一起玩,日子乏味,感情渐渐也就乏了味。我这可是经验之谈啊。”
  
  戴老师的经验也是有故事的。
  
  戴老师其实也就比我们大五六岁,她先生张老师是计算机系的老师,有一段时间,突患眼疾,久治不愈,正常上课也很困难,更别说出教研成果了,因此张老师很郁闷,整日寡欢。原本戴老师就觉得他单调无趣,这么一来,还加了个动不动就厌烦,夫妻俩矛盾重重。
  
  有一天,戴老师在帮张老师查阅治愈眼疾的医药书时,一段文字吸引了她:“古代文人伏案读书作文,同样有损耗目力之弊,从而发明了一个很轻巧的对策,在书斋中陈设‘蒲石盆’,利用菖蒲叶上的凝露来润泽双目。”菖蒲盆景?戴老师顿时来了兴趣,从网上买来一盆,没想到张老师也很喜欢,这可是这个理工男难得也会喜欢的一点闲趣啊,戴老师决定抓住它。
  
  她买来关于菖蒲的书籍,那一盆盆素雅清新但又不失文化韵味的菖蒲盆景把张老师也迷住了。戴老师说,我们自己来种菖蒲吧?不就一把碧草吗?张老师像个被引诱的孩子,立马同意。
  
  根据书上所说:“栽培时无需泥土,在盆里摆几块石头,盛满水,向石上洒些冷米汤,再抛些菖蒲籽,然后把盆子置于阴湿之处。”夫妻俩觉得难以相信,怎么可能这么容易?买来菖蒲籽,一试,果真,几天后,石上竟真长出条条生动淡绿细叶,夫妻俩一阵惊喜,那种可爱欢喜的表情,对彼此来说都是久违了,莫名地,家中空气也柔和欢愉起来。
  
  自此,夫妻俩就迷上了菖蒲盆景,姬菖蒲、野生石菖蒲、金钱菖蒲、虎须菖蒲、黄金姬菖蒲……一一了解、种植、装盆,到野外去,到山林里去,找野生菖蒲,找灵性石头,找枯虬木桩,木桩拿回家要清理掉腐烂之处,喷上生长液,一段时间后,生出菖蒲,再一段时间后,便是老木逢春了。张老师说,我们的爱情也像这老木逢春,戴老师忍不住热泪盈眶,嘴上调皮:“哪有老啊,年轻着呢。”
  
  有了这共同爱好,戴老师和张老师的爱情真像枯木逢春蓬勃起来。由于张老师的眼睛需要休息,他们在郊区租了房,侍弄菖蒲,结交各地菖蒲好友,他们的菖蒲作品多次参加大型菖蒲展,吸引了各地菖蒲迷,还有不少来自日本和东南亚。意外地,甜蜜浪漫之余,竟还玩出不错的经济收入。
  
  张老师的眼睛渐渐好了很多,有时,夫妻俩埋头欣赏菖蒲,张老师会突然抬起头,说:“我的眼睛越来越明朗了,越来越看得清晰,你真的特别好看。”戴老师发愣,老半天喜极而泣。
  
  其实,戴老师和张老师的故事不只影响了飞羽夫妇,还有我们的另一位同学孟莉和她的老公周生也是因此刷新了他们的婚姻生活。
  
  孟莉和周生原本倒没什么矛盾,但就是淡,无话可说,家中气压低,清冷。孟莉在一家大型国企做财务,周生是一家上市公司的中层管理,生活一切都好,但不知为何过着过着就把味道全过没了。戴老师同样对孟莉说:“两个人一起弄点爱好,就有味道了。”
  
  孟莉看着戴老师夫妇俩眉目传情聊天说地的样子,羡慕不已。就在这时,单位要投资酒店,公司派几个人去莫干山参加一个民宿游学活动,孟莉作为财务预算人员也在参与之列,她立刻申请把周生一起带去,因为她记得周生好像对房子装饰很感兴趣,他们公司的装修方案他就参与了。果真,周生立马就答应了。
  
  这次游学活动参观了近十家优质民宿,有的是树顶别墅、夯土小屋,有的由老房子改成民宿,全屋用木头通过榫卯撑立,有的由老厂改成,充满民国风……周生越看越起劲,夜深了还拖着孟莉穿梭在民宿里,一大早又牵着她去万树梅花间徜徉。孟莉像个初恋的女生,心想,以后能不能经常这样呢?于是说:“民宿还真是好玩,要不我们以后多出来玩民宿?”
  
  从那以后,只要有假,夫妻俩就到处去住民宿。最初,孟莉的一个朋友做了家民宿类的公众号,帮他们拿最低折扣的住宿价格。
  
  周生很聪明,民宿看多了后他就有了很多专业想法。一次偶然的机会,夫妻俩遇到一个投资人,他听了周生对民宿的一些感受,觉得很有见地,又见他们夫妻俩是真喜欢研究民宿,就请他们做兼职考察和调研人员,给他们报销住宿差旅费,还发工资,他们只管出调研报告就可以。从此,孟莉和周生简直成了神仙眷侣,云南、新疆、安徽、浙江等全国各地的优质民宿,他们一个个去看、研究,然后一起做调研报告。根据他们的报告,投资方设计运营和整改的民宿收效很不错。夫妻俩还被邀请参与设计爆改厂房、祖宅等民宿方案。
  
  今年秋天,孟莉的生日,在武夷山一家森林、岩石环绕的民宿里,夫妇俩坐在临山面水的阳台上,周生握过孟莉的手,说要送个礼物给她。打开来,竟是城郊某个老宅的租赁合同。周生说,要把那里改成民宿,后面种稻,前面养花,没客人时,就他们夫妻俩在那里天荒地老。孟莉微闭双眼,迎着秋阳,柔柔地说:“我想要的爱情生活,竟然在婚后第12个年头悄然降临。“
  
  光阴苒苒,余生悠长,黄磊说,他反对夫妻活成亲人,是的,好的婚姻,应该从柴米油盐里培育绚烂浪漫。而精神的对话,才是爱情地久天长最肥沃的土壤。爱人,与其相视无语,不如站起来,牵过手,找个闲趣爱好,一起玩,慢慢地,心灵相通,精神相融,白头偕老,地久天长。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